首页 新闻快车 通知公告 校史钩沉 学校院系 学府名师 故事忆校 青春之歌 我要捐赠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故事忆校

龚一飞:一生守护的蜂学之路

  发布时间: 2016-07-06   信息员:

  

前言:即使许多年过去了,许多历史被湮灭,许多故事被遗忘,但当我们拿起那只笔,总还是想要还原,愿意守候,将一份美好和希冀在这里去诉说。

谈起蜂学梦,一位91岁的农林大人,中国高等农业院校蜂学专业的奠基人——龚一飞在电话那头显得有些兴奋,那可是他守护了大半辈子的梦。

《怎样养蜂》,这仅是龚老先生的科普作品,这本书的出版是他这辈子都觉得自豪的事。上世纪七十年代,千千万万的知青上山下乡,党号召各有关行业的专家为知青写书用以指导实践。《怎样养蜂》这本蜂业科普读物的任务便经由上海科技出版社落到了龚一飞身上。他以满腔的热情,认真严肃的态度,连续奋战四个月尽快地交出1册15万字简明扼要,图文并茂的书稿,而且不署名,不要求稿酬。数年间这本书连印6版共发行69.55万册,造福了不少的知青养蜂人。他说,虽然无名无利,但这却是一份对社会的责任。

勤工俭学 与蜂结缘

1944年,龚一飞高中毕业,考入战时迁移到闽北邵武的福建协和大学(福建农林大学前身)农学院园艺系,开始了一段与大学牵扯不断的情思和人生。然而他还未能享受徜徉知识海洋的乐趣,抗战期间父亲因病去世,龚一飞及四个弟妹只能与母亲相依为命艰苦度日。当时母亲是图书馆管理员,收入有限,作为家中的老大,为解决生活困境,龚一飞决定休学一年当小学教师来贴补家用。现实总是有点残忍,根据学校规定,休学超过一年将取消学籍,龚一飞必须限期继续学业,严酷的经济问题依然摆在眼前。

1945年学校迁回福州,休学一年的龚一飞再次进入背倚鼓山面瞰闽江的福建协和大学农学院。

蜜蜂授粉是保证果树农作物丰收的一个手段,作为园艺系的学生龚一飞在学校里选修了林青教授开的养蜂课。养蜂投资不多,收益快,龚一飞萌生了养蜂的念头。说干就干,借助鼓山周围山区的蜜源,外加校区周围果树园,他借钱买了10箱蜂,虚心请教当地蜂农,翻遍了图书馆的中外养蜂书籍。在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后,蜂群给予了他丰厚的回报。一季收获500多公斤蜜,兑换了3000多公斤大米,既解决了学费,还解决了家里的吃饭问题。从此龚一飞与蜜蜂结下不解之缘。

“连片的油菜花就像金色的海洋,极其壮美”,时隔几十年,龚老先生回忆起 1967年夏在青海湖畔放蜂的情景,语气中还带着欣喜。

遇恩师  倚母校 走走停停开创蜂学路

勤奋的品质和极具创造性的养蜂之举使得龚一飞被当时的园艺系主任、院长李来荣看重。1949年龚一飞毕业时,李来荣院长把他留校作为助手并让他开设了养蜂课。工作期间,李院长逐渐看到这位青年身上对昆虫学的天赋和热爱,看到了他在养蜂方面的潜力,安排他在昆虫学专家赵修复教授身边当助教,以求深造。

“感谢李院长对我的良苦用心和赵教授对我的教导,他们都是人师的典范。”60余载过去,龚老先生谈起当年的授业恩师依然满怀感激。也许这就是一代大师的风采,不掺私心的教育理念,以及为人师表的博大度量。

1959年,那是新中国解放初期迅速发展的10年,也是龚一飞逐渐成长的时光。农业部为了发展国家蜂业着力创办养蜂专业,有实践经验且具有昆虫学、生物学基础的龚一飞被农业部选中,进入第一届全国养蜂师资培训班当讲师,主讲蜜蜂生物学。

1960年,农业部决定在全国8个行政区各创办一个大专或中专养蜂专业,福建农学院受托创办华东区二年制养蜂专业。事实上养蜂专业的创办条件不易,计划中的8个行政区仅有华东、华中、西南3个地区上马,福建农学院就是华东地区的代表。龚一飞任养蜂教研组主任,隶属于植保系。办学一年,华中、西南养蜂专业因困难时期问题重重被迫停招,唯独我校领导重视坚持发展。1962年政府提出“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包括我校蜂学专业的所有新办专业停止招生。直到1964年恢复招生,但两年之后,文革爆发,学校停课。面对这些,龚一飞在党领导支持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和机会带头全力发展养蜂。几经波折,1978年学校再次恢复养蜂专业招生,龚一飞任专业主任。1980年养蜂专业扩展为4年制本科,面向全国招生、分配。1981年福建农学院成立了全国唯一的养蜂系,他任系主任。1984年该系开始培养研究生。蜂学专业起步于龚老师创办的二年制专科,如今已经成立了以蜂学本科为特色的学院,建立了本科、硕士、博士和留学生的蜂学高等教育培养体系,成为了培养蜂学多样化人才的摇篮。

首创蜂学专业虽然艰辛,但龚老先生欣慰地向我们说道:“从蜂学院的博士、留学生再到院长,从养蜂研究所的所长,再到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武汉…… 蜂企业的领导者,母校福建农林大学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身在不同岗位的蜂业界先进人物,广布祖国各地,有的还受邀援外或在国外创业。”

记者手记:当我们以匆忙的笔录记载这段历史,当我们以苍白的听说还原那段经历,这座承载八十年风雨的学府一定还有更多的故事和更深的诉求隐藏在它的一花一草之间,唯一沉淀下来的,是此刻,是你,是我,是他,是每一个农林大学子心里最珍贵的东西。

 

 

ABOUT US MEDIA ATTENTION LINK CONTACT US SOCIAL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学校链接 联系我们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