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车 通知公告 校史钩沉 学校院系 学府名师 故事忆校 青春之歌 我要捐赠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故事忆校

林光:英才聚金山

  发布时间: 2016-07-06   信息员:

林光,1983年毕业于福建农学院农学系的农学专业,曾在清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进修,现就职于福建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

三位老师的三种人生启迪

太阳镜、BOB头、西装、红色领带外加黑色皮鞋,照片中,80年代“潮”范儿十足、意气风发的青年形象随即映入眼帘。

提起刚开始改革开放的80年代,林光回忆道:“当时个人是没有相机的,照像很贵,一张照片需要花一元钱,而我整个月的生活费仅有10多元,因此难得拍照。”这张照片也是他大学4年中仅有的一张个人照。

“你知道,年轻人对美有直观的热爱。”林光说道。刚入学不久,他就买了一个石膏的维纳斯雕像放在桌面上。那是在1980年,改革开放刚刚开始,这无疑是个有争议的举动。

杨庆旦老师听说后,来到他宿舍,没有批评,也没有没收,只是笑眯眯地,以一种协商的态度,指着雕像说:“这个是不是应该收起来?” 最后自然是收起来了。

人人对美都有追求,但美可以放在心中,不必张扬,也不能造成一种错觉——这是杨庆旦老师给他的人生启迪。

第二件事也是在刚入学不久,林光的辅导员史文银老师拿出一个歌曲的曲谱问他:“你会简谱吗?”他回答说会。老师让他唱唱看。他先是“哆来咪……”地哼曲谱,单个音的熟悉曲调,这时老师告诉他,78级的张燮飞同学(现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可以看着曲谱直接把歌唱出来,这让他非常惊讶。

“由此我知道山外有山,知道差距,也因此更认真地教班上同学唱歌。”林光说,“我们都会为自己的一些特长感到骄傲,但史文银老师既让你发挥特长,又让你知道自己的局限和不足。”

第三件事是快毕业的时候,同学们组织毕业晚会,林光写了一个话剧剧本——《当橄榄快要成熟的时候》,找了几个同学,想把话剧排出来。这在那时候是很困难、甚至有点异想天开的事情。

但是排练的消息,传到了系主任吴建华老师那里。他碰到林光时便问他:“听说你们在排话剧?”他的表情林光至今难忘。

“那是一种赞赏,发自内心的一种亲切,他的笑容透着长辈的关爱,透着温暖,让你知道生命里有一种感动,一份永恒的追求。”

虽然最终话剧没有排成,但吴建华老师的鼓励让林光知道,永远没有什么是异想天开,你在做,你在努力,即使没有得到结果,你也会得到一种与价值追求相融合的喜悦,老师的话语和神情至今还激励着林光。

“老师们简朴而真挚,从不功利,他们很高兴你的点滴进步,又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你的进步。”

不论是政治意识强、为人正直的杨庆旦老师,还是敬业的史文银老师,权威又亲切的吴建华老师,都对林光之后的为人处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学好专业,但不仅限于专业

“我不知道现在的课程设置,我记忆中的课程设置包括气象、地质、土壤、植物、种子、生统、农虫、植保、农机、细胞、遗传学等等,还是很全面的。”

提起大学学习,林光坦言,虽然现在从事的秘书行政工作与专业无关,但是是大学的系统教育给现在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认为当时的课程设置很合理,与农业相关的学科我们都涉及了。一颗种子的培育,从选种到结种,这个过程所需要的环境(水肥气热),所采取的措施,就是一个完整的逻辑和系统。”林光说道。而这种逻辑思维和系统思维是任何工作都需要的。

“除了专业课,我们自己会读不少的课外书。”因为对文学和哲学比较感兴趣,所以林光在课余时间也会花时间阅读这些书籍,“课外书的学习对我现在的工作有许多裨益。”林光说。

学习之余,林光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是个十足的文艺青年。“我们会用毛笔在大张的纸张上把整首歌抄好,在晚自习前组织唱歌,教同学们简谱、唱长征组歌。除此之外,我们还办黑板报,组织诗社,那时候广播站还播出我们的诗歌,最后还把诗社成员的诗歌汇编成诗集。”林光说。

大学时期的林光不仅能文还会武,写的了诗歌,打的了篮球。因为当时对体育锻炼很重视,林光在校期间几乎没有间断过打篮球,有时一天3个小时都在球场上。   

林光说,学好专业,但不只限于专业,要开拓自己的爱好、兴趣和知识面,学的越多,学的越深,越好。最重要的是要成长为自信而丰满的自己,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在本质上成熟起来。这既是林光自己的经验,也是他对学弟学妹们的寄语。

变迁中的农林大

“我们大学4年搬了3个地方。”回忆起大学生活,林光这样说道。从三明到沙县再到福州,林光见证了农林大的三次“搬迁史”。他说,搬迁对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倒是使现在的记忆更丰富了些。

刚进学校的时候三明在搞基建,土地并不是很平整,坑坑洼洼更是随处可见。下雨时红泥土会把雨鞋垫高一寸,但他们也乐在其中。后面搬到了沙县分部,地方虽小,但很亲切。

毕业后还和同学们旧地重游了一次。印象最深的是福州金山的基建,他们参加了劳动,还拿了一些报酬作为班费。而他们从南区搬到北区的过程中,一位女同学的书混进了林光的书堆里,“她在向我讨书时我认识了她,她比我低一年级,现在是我的妻子。”林光笑道。

“学校真是漂亮啊,我真的从心里感到高兴。经过了三次搬迁,我们对金山校区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们要向老师致敬,他们为母校建设付出许多。”见证了三次搬迁,参加了两次校庆的林光感慨的说道。

ABOUT US MEDIA ATTENTION LINK CONTACT US SOCIAL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学校链接 联系我们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