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车 通知公告 校史钩沉 学校院系 学府名师 故事忆校 青春之歌 我要捐赠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故事忆校

柳晶莹:亲身经历的岁月变迁

  发布时间: 2016-07-07   信息员:


柳晶莹教授(上图中)生于1926年,到今年已经有90高寿了。从1951年担任助教至1991年退休,他在我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已四十一载。时至今日他已退休26年,然而对于他早年求学和在我校的经历依旧难以忘怀。

那个年代,家庭成分对一个人影响很大。如果是地主或富农,在入学、参军和分配工作都会被特殊看法。老先生家中挂着他儿时的个人照片及全家福。他指着照片,说那时他的家庭成分是中农,可能因此才得到进入学校学习的机会。老先生提到日本人便义愤填膺。那个战争年代,有条件的都只能流亡求学,后福州沦陷,他只得辍学一年。老先生说:“日本人沦陷福州时,我才十四岁,当时我被抓去做工,甚至险些丧命。”先生痛恨日本,因为日本的侵略使得他失去了宝贵的学习时间,如果他能早上学一年,便能早一年毕业,能为人民做出更多的贡献。

尽管条件艰苦,但柳先生在1947年考上了福建协和大学。当时的福建协和大学是教会办的私立学校,学费高昂。恰逢柳先生父亲失业,他在第二年便转到了福建省立农学院,自此开始了与学校的不解之缘。当时能够直接服务于社会的大学都不用交学费,我校的前身福建农学院也不例外。除了免去学费,我校还每个月提供给学生糙米三十斤,菜金约两三块。“实当时就能有两三块钱实属不易,而且伙食费能有四块五块就能吃的很好。”,老先生说。在柳老先生就读于福建省立农学院期间,学校于1951年春并入厦门大学。

先生是1951年毕业,所以先生的大学毕业证书是厦门大学农学院,当时黄农教授是首任院长。追忆大学四年,谈及往事,先生忆海拾贝,谈起了他刚毕业国家分配的故事。1951年国家形势基本安定下来了,之后政府决定对我省约三百二十人左右的毕业生进行统一分配工作。先生记得是六月份毕业,国家把毕业生都集中起来,并在那年8月1号集中。他依稀记得当时的省领导号召全部毕业生无条件服从国家统一分配。

老先生讲述了当时分配的情况。第一批被派往东北的人是最多的,约有80人左右。但是去东北谈何容易,交通不便,旅途上就要花费一个星期。第二批被分配至京津一带,这一部分同学大部分都被机关单位留下。第三批被派往华东,但是主要地都留在了上海。第四批是福建本省,派去老区龙岩的最多,其中就有前福建农学院的院长吴中孚。第五批是留在福州市,最后一天的时候就剩下包括柳先生等四人就直接去了福州大学工作。因为是农学院毕业的,就把他分到农艺系,就是现在的生命科学院农学系的农学系当了助教。当时人很少,农学院里头,所有的教职员工才一百五六十人左右,其中老师七十来人、职工七十来人。

这个福州大学不是现在的福州大学,而是于1951年4月12日正式成立的福州大学。老先生介绍,这是因为抗美援朝时期,政府把当时的福建协和大学和原华南女子学院合并。学校不设立校长,以校务委员会为最高权力机构,由省政府文教厅厅长许彧青兼任福大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严叔夏、王世静为副主任委员,李来荣、吴志强等12人为委员。新成立的福州大学,分魁岐部和仓山部两个校区,前者系原协大校址,后者系原华南女子文理学院校址。

早年华侨领袖陈嘉庚想要创办福建大学,但由于各种原因最后没有办成福建大学,于是福建省立农学院就在1951年6月12日并入厦门大学,改称厦门大学农学院。谈到这段历史,老先生从旧物中拣一本红褐色封皮的毕业纪念册。这本毕业纪念册上有着我校51届24名毕业生的简介和毕业合照。泛黄的书页见证了岁月的流逝,也见证了学校几经转址的往事。

至1952年2月,福建省人民政府文教厅决定厦门大学农学院迁往福州魁岐与福州大学农学院合作,并于同年6月宣布两院合并,才定名为福建农学院。校本部设在魁岐,农学院仍留在魁岐部。

他评价,过去老师的水平都很高,博士、硕士都是教学有经验的老师。先生认为当时的学生数少,教学的工作效率高。他介绍当时有五个系,分别是农艺系、园艺系、植物病虫害系、森林系、农业经济系五个系。早先我们国家学习苏联,研究生不分博士和硕士。柳先生自豪的说:“虽然当时规模不大的农学院只有24位毕业生,但是你别看我们只有24人。全国招收500位研究生中,我们有三名同学被招为研究生。可见我们的教育质量还是很高的。”这三名被录取的同学分别是被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录取的高日霞、被中国人名大学录取的谢传淦、被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录取的苏天祝。

老先生言其喜欢看书,从前的图书馆中的书他几乎都看过了。他嗜好文墨诗词,曾经将自己的诗词集合成册,以《易吟诗词联稿存》的名字出版。退休之后的他没有闲着,仍心系学校的其他老同志,创办了《老龄与健康》(1996.3-2000.10,共56期),即现《金秋园》的前身。此外,他还积极地在国内报刊杂志发表诗词、传记、辞书、楹联,旅游文学和科普的著述。如今柳老先生虽退休在家,但依旧和学校有着剪不断的情愫。他曾经为我校的每一处校址赋诗一首,今朝学校正飞速发展,他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慷慨写下:

沁园春·福建农林大学今昔

繁茂农林,南台岛北,桃李芬芳。有青山绿水,廊桥垂柳;高楼黉舍,玉宇书窗;实验田间,弦歌室内;莘莘学子耕读忙。流年好、喜改大更名,笔墨馨香。

回首往日难忘。多少事,留心中记藏。忆开基黄历,调并魁岐;暂迁战坂,离唱洋枋;下放闽北,新址金山。造就人才育栋梁。趁改革,赞精研特色,学府风光。

ABOUT US MEDIA ATTENTION LINK CONTACT US SOCIAL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学校链接 联系我们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