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车 通知公告 校史钩沉 学校院系 学府名师 故事忆校 青春之歌 我要捐赠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故事忆校

何聪惠:与农林大一起变老

  发布时间: 2016-07-06   信息员:

1960年,一位学子走进了福建农林大学的前身——福建农学院的校园,在农机系学习农机专业,没想到在这个校园一待就是半辈子,母校从风雨飘摇到巍然屹立,他从青葱少年到年过花甲,时光变换,沧海桑田,他见证了母校几十年发展的风风雨雨。他,便是何聪惠(上图)。何聪惠在福建农学院毕业后接受学校分配,留在本校成为了一名老师,直至2005年退休,至今还在校内做一些教学科研相关的工作。谈及往事,何老师时而滔滔不绝,时而开怀大笑,当泛黄的画卷在他脑海缓缓展现时,一切恍如昨日......

1956年,因即将动工兴建的福马铁路需穿过校园,福建农林大学的前身——原福建农学院由福州魁岐迁至梅峰。1960年,福建农学院刚迁往梅峰不久,学校的礼堂、主干道、工厂还在建设中,当年刚入学的何聪惠便是劳动大军中的一员。60年代初期,参加建校劳动的次数多,时间长,为鼓舞士气,校电台特地将喇叭安到了工地上,实时播报建校劳动的热烈场面和先进事绩,被称作“战地广播电台”。何老师便是当时校广播电台播音组的一员,电台各组每天都有安排人员值班,从早上起床到晚上播完新闻结束。尤其在“战地广播”的日子里,他们充满活力,充满激情,采编人员从工地回来,一边在撰写报导稿件,播音员则当即在一边阅读,写完稿件马上就播,工作效率非常高。

当时的福建农学院涌现了一批优秀的教研人员。尤其是当时被称作福建农学院“四大金刚”的园艺学家李来荣、作物遗传育种学家卢浩然、农学家周可涌、昆虫学家赵修复,皆是学术界的泰斗,享誉国内外。何老师对其中时任植保系主任的赵修复教授印象尤为深刻。何老师刚入学时,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赵修复教授代表全体老师讲话。面对这些刚步入大学的新生,他教导大家静下心来做点学问,在书本或杂志上看到有用的内容就记录下来,做成卡片,养成积累资料的好习惯。为此,赵修复教授还特地讲述了他的一个亲身经历。有一次他去上海协和医院看病,医生不到五分钟就把他二十年前的病历找了出来,医院对病人资料的积累极大的提高了疾病诊断的效率,使教授备受启发。何老师那时刚从高中毕业,懵懵懂懂来到大学,听了赵修复教授的一席话之后,豁然开朗,受益匪浅。

1960 年秋后,由于“大跃进”和“反右倾”加上自然灾害和苏联背信弃义撕毁合同造成的影响,国民经济遭到了日益严重的破坏,人民生活也出现了严重困难。当时福建农学院的师生食不果腹,部分师生中还出现了浮肿症状和妇科疾病。面对这样的艰难处境,学校立即采取措施,一边安顿好患病人员,一边组织生产自救。种粮种菜,养猪养鱼,改善生活供应;利用米糠、豆饼等补充食品的不足。学校还派人外出采购,增加副食品供应。据何老师回忆,当时学院为每个班级分配了一亩土地,学生们在学习之余便下地耕种。何老师开玩笑说,他插秧的本领可不比许多农学专业的同学差。就这样,在党的正确领导和全校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学院很快便克服困难,渡过难关。

困难时期过后,福建农学院的教学工作逐渐恢复了生机。1961年9月,中共中央发布了由邓小平同志主持制定的《高教六十条(试 行)》,受到了全体师生员工的一致拥护。为贯彻《高教六十条》,学校修订了教学计划,同时改善教学条件、加强师资力量。这使得教师的工作更加严谨,教学质量上有了提高。何老师当时学的农机专业是工科,教师多毕业于清华、浙大、交大、华中工学院、华南工学院等名牌大学,他们严格按照上面指示,工作态度严肃认真,出卷难度相对较大,抓得非常严。有一件事让他印象极其深刻:当时有一门叫《机械原理》的课程,期终考试难度非常大,很多人面对试卷无从下手。总共四道计算题,评分标准降低到解对一题半就是“优秀”、做对大半题就能及格。即便这样,两百名左右的学生中依然有四五十人参加了补考,考试制度相当严格。从此,福建农学院的教学工作开始出现了新风貌。1961 年 12 月,农业部召开高等农业教育会议,福建农学院党委书记张再旺等出席会议,并携《福建农学院贯彻“高教六十条”八项工作》的初步总结到会交流,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和好评。

在总结一年多来试行《高教六十条》情况的基础上,1963 年 2 月,福建农学院二次党代会通过《贯彻<高教六十条>的三年工作规划》 。为进一步贯彻《高教六十条》三年工作规划,实现发展目标,学院对教学大纲、选编教材、师资配备以及实验室、实习场所的建设分别提出了具体要求。据何老师回忆,当时的教科书是全国统一的,专业课的教材都属于“全国农业机械化专业统编教材”,而基础课一般都选用清华、交大、浙大等工科院校编写的统编教材。何老师学的农机这类工科专业除了基础课、专业基础课、专业课的课堂教学外,实验课的内容也很多,除物理、化学实验外,还有发动机原理、农机构造、农机运用等专业基础和专业课实验。实践训练环节除了冷、热加工的金工实习外,还有机耕实习,拖拉机汽车修理实习等。何老师就曾到福州城门拖拉机站跟车到青口参加机耕实习,到上海汽车一厂跟班进行汽车修理实习。两段外出实训时间大约都是两个月左右。这些安排都让何老师和他的同学们,在理论知识与实践知识相结合方面打下良好的基础。

1964年8月底,他留校当助教。按照省委部署,1964年10月,何老师同当年不同专业一起留校工作的十三位毕业生作为“福建省委社教工作团”成员,到南安县参加福建省农村社教试点工作,直至1965年10月回校,重返教学岗位。他留校任教以来,先后承担过农机运用、拖拉机汽车修理、水力学及水力机械等十余门课程的教学工作,还兼任过原福建农业大学机电工程系主任、机电系党总支委员、校纪委委员等行政职务。直到2005年退休。

1969年10月,福建农学院革委会根据中央有关指示精神和省革委会决定,安排所有教师、干部和在校学生编队下放。让何老师印象深刻的事,是当时他的一位学生,名叫应行仁,1965年9月入学,1966年6月开始文革,到1969年10月下放,仅正规念了不到一年的书。在下放泰宁农村期间,他自学数学,刻苦钻研。被调到工厂当车工后,又开始自学理论力学等机械类课程,成了机床厂的技术骨干,主持开发成功液压滑台等产品。后参加了研究生考试,进入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深造,并破格获准数学免修,还被公派到美国留学。这位学生在动荡的年代,始终没有放弃学习。这种不断进取,勇于奋进的精神,给何老师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并多年引以为豪。

福建农林大学拥有着良好的科研环境,何老师在科研的道路上也一直奋力前行着,在他退休后除参与校教学督导和关工委工作外,更是热衷于机械工程领域的研究中。提及研究过程中遇到的挫折,他笑了笑说:“失败是常有的事,困难也多得讲不完。科研就是这样,有了想法,是不是真得可行?这要通过试验,一旦实验失败就只能改变方案,再做试验,直至成功”如今他已是一名事业有成的优秀人士,提及对大学生的建议,他只强调了一点,那便是重视实践。不仅是本科生,对研究生也是如此。在未来的就业过程中,企业是非常注重实践能力的。对于考研的同学,也千万不要只顾读书,只有理论是不够的。不少人可以发表论文,但没有实战经验,遇到实际问题就会感觉力不从心。作为老一辈人,这是他给予我们的宝贵的财富。

2014年,福建农林大学被列为福建省三所高水平大学之一,学校在教学、科研、社会服务等方面突飞猛进。2016年恰逢福建农林大学80周年校庆,对此,何老师笑称自己是“已经有56岁校龄的老学生”,他祝愿福建农林大学在保持农科优势、多学科发展的基础上,大踏步向高水平综合性大学迈进!

八十载砥砺奋进,八十载风雨兼程。80年来,福建农林大学上下求索、自强不息,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光辉历程。正是有了老一辈人的辛勤付出、不懈努力,才有今天山清水秀、桃李芬芳的农林大!如今,母校即将迎来八十华诞,愿我们这些新一代的农林学子,在校友们殷切的期望与鼓励下,在学校领导的关怀与支持下,传承母校的优秀文化,与时俱进、再铸辉煌!

ABOUT US MEDIA ATTENTION LINK CONTACT US SOCIAL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学校链接 联系我们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