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启示录|中国的“幸福草”在巴新“化剑为犁”

发布者:林畅发布时间:2023-12-07浏览次数:36

澎湃新闻网站于2023年11月1日刊发“‘一带一路’启示录|中国的‘幸福草’在巴新‘化剑为犁’”

(https://new.qq.com/rain/a/20231101A00M6S00)据悉,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矗立着一尊令人难忘的雕塑:一个男人一手高举锤子,一手拿着剑,将剑锤成耕地的犁铧。这一行动象征着人类结束战争、将毁灭工具变为造福人类工具的愿望。

在南太平洋最大的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东高地省的菲尼突古村(Finintugu),也有一座有着相同寓意的“和平纪念碑”。当地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前部落村庄间为了土地纠纷而持续冲突14年,死伤无数。

“从2020年开始,来自中国的农业专家带来了菌草和旱稻技术,在他们的帮助下,所有人开始齐心协力耕地劳作,共享收获。”当地村民领袖托尼(Tony Simon)说。

位于巴新内陆东高地省的中国菌草和旱稻技术援助项目已在当地持续运行了20多年。这一项目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任福建省省长期间正式签署。

今年10月,澎湃新闻采访团队实地探访了东高地省的项目基地以及周边的村落农户,用镜头和笔记录下这个中国专家用科学技术驱散14年流血阴影,帮助当地人逐渐脱贫的故事。

中国人带来了“幸福草”

上世纪80年代,福建农林大学的林占熺教授首创的“中国菌草”技术,成功解决了菌业生产中存在的“菌林矛盾”这一世界性难题。

当时传统的种植蘑菇方法采用树木,对林木造成大量消耗。而林占熺教授发明的菌草技术使用草来种蘑菇,草比木头长得快,数量多,不仅可以大量节约木材,也为发展中国家减贫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新路径,因此林占熺教授也被誉为“世界菌草技术之父”。

1995年,菌草被中国扶贫基金会列为科技扶贫首选项目。

这一年,一位名叫布莱恩·瓦伊 (Brian Waii)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学生在福建学习时了解到了这一技术,觉得非常适合引进到巴新。他回国后说服当地的政府高层,与福建农业专家展开合作。

作为最早一批参与菌草项目的专家之一,现任中国援助巴新菌草和旱稻技术项目专家组组长、福建农林大学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林应兴曾于1998年第一次到达巴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当时开了一场几千人的现场会,我们在当地做的菌草技术重演示范获得了成功,菇种出来了,村民喜获丰收。大家都很兴奋。中国的国旗第一次在当时的基地升了起来。”林应兴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林应兴介绍,当时菌草技术应用在国内已经有了比较长的时间。菌草食用菌产业也已经被证明是扶贫的一个好项目。巴新方面觉得这是一个有潜力的新领域,此前从未尝试过,因此想引进菌草和菌菇栽培,帮助更多巴新农户脱贫致富。

在初步的重演示范取得成功以后,中国专家组根据巴新当地的自然和社会条件,将技术进一步简化和标准化,以便当地人掌握。

2000年,东高地省组织了一个代表团前往中国福建省访问,双方准备签署建立友好省份协议和中国技术专家援助巴新菌草项目等正式文件。

56岁的东高地前省长佩蒂·拉法纳玛(Peti Lafanama)回忆起那段往事依然记忆犹新。当时只有32岁的他是巴新最年轻的省长之一。在那次访问中,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会见了代表团成员。

据《人民日报》报道,2021年11月19日,在第三次“一带一路”建设座谈会上,习近平主席回忆起20多年前的这件往事时说道,“我向他(拉法纳玛)介绍了菌草技术,这位省长一听很感兴趣。”

通过那次访问,东高地省不但与福建省结成了友好省,还获得了中方菌草和旱稻项目的援助。“中国把菌草作为一个礼物送给了东高地省。”拉法纳玛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拉法纳玛介绍,“中方不但传授给我们种植菌草的经验,还派专家组来到巴新,结合东高地省的实际情况,简化种植技术,让我们的农民一学就会,直至丰收获益。我们也给中国专家们起了名字。我们省的其他人尊称他们为‘butupa’,意为尊贵的天堂鸟(天堂鸟为巴新国鸟,记者注)。”

从无到有的大米

1997年,巴布亚新几内亚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当地的主粮红薯存储期短且遭遇严重减产。巴新政府向中国专家求助,询问是否能把中国的主粮稻谷引进巴新?

“水稻在巴新东高地省不行,因为这边没有灌溉设施。所以我们试想能不能从国内挑选一些适合这边气候条件的旱稻的种子来试一下,最后发现‘金山一号’非常适合巴新。”林应兴说。

东高地省自然资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多年来一直负责协调东高地省的菌草旱稻技术。他和中国专家团队从相识到一起工作已有近20年。他告诉澎湃新闻,稻米现在已经成为当地人的主食。

“过去,我们这里的主食是红薯。但现在引进了大米之后,人们更喜欢吃大米了(特别是配着自己种的蘑菇一起吃)。而且大米可以储存更长的时间,帮助我们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渡过难关。”弗兰克说。

据弗兰克介绍,巴新人过去也吃大米,但不是在本地种植,而是要从澳大利亚和一些亚洲国家进口。“我们每年从国外进口的大米大约有10万吨,要花费大约6亿基纳(kina,巴新货币,约合12亿元人民币)。因为过去的白人殖民者告诉我们这里不能种植稻米,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去种。”他说。

林应兴说,由于温度和降水原因,旱稻主要适合在高地地区种植,而巴新高地地区有7个省,全国70%的人口都在高地地区。“在我们旱稻技术的帮助下,如果这7个高地地区都能自给自足,就解决了全国70%人口的粮食进口问题,这是个庞大的数字,旱稻也是当地非常具有发展潜力的一个农作物品种。”他说。

因地制宜地推广

下午两点,烈日炎炎,即便已经到了10月,作为赤道地区国家,巴新的气温仍可以达到30℃。菲尼突古村临近的一个村落,一群农民安静地席地而坐。

林应兴戴着一顶草帽,也没有拿话筒和喇叭,对着人群响亮而自信地大声说道:“你们一定已经听过了菲尼突古村成功种植、吃上了自己种的稻米的故事。今天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帮助你们也能够吃上自己种的稻谷。我们今天带来了种子。我们还会给予你们需要的帮助。首先,我们会给你们培训。然后,我们会派我们的技术人员到这里来。第三,我们会给你种子和一些肥料。我们会尽力支持你们的。但我们需要努力工作。”

林应兴简单而清晰的讲话迎来底下一片掌声。一位村民代表站起来回应道:“你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和勇气。”

虽然中国和巴新都是发展中国家,但如何将中国成功的扶贫模式推广到巴新,怎样把技术转化到让当地老百姓能够掌握,这对中国专家们提出了考验。

林应兴介绍说,经过不断地摸索,他们结合当地的自然、社会条件、民众的受教育程度等种种因素,把技术和经验结合起来,找到适合当地人上手和推广的模式。

“比如说,用覆土栽培来养菌菇,简化种植过程的要求,只要按照我们给的方法,种下去,土一盖,它就可以使空气相对湿度维持在一定范围。”林应兴说。

推广这一块,专家组采用基地+农户结合的方式。“我们不叫他每家每户都生产菌袋,他们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资金。我们把比较难的菌袋生产、菌种生产放在基地,农民只要到基地来把菌袋拉回去,按照我的方法种下去,一个星期它就有收成了。这样的话我们推广速度就非常快。”他说。

尽管菌草和旱稻项目是政府间的援助项目,但是推广技术仅仅靠政府的专家们力量还是有限。林应兴表示,一定要把当地的推广网络资源结合起来。“所以我们在巴新和当地社区里的教会合作,再加上巴新政府,把农民全部组织起来,这样的话整个推广力度就非常大。”

2016年,菌草旱稻项目基地在东高地省首府戈罗卡(Goroka)找到一个新的地址。2018年,习近平主席对巴新进行访问后,整个项目上升到国家之间的援助项目,推广速度也快了起来。

林应兴介绍,东高地省现有2000多户农户都参与了菌菇生产。旱稻这一块的推广速度更快,现在有六七千户农户参与。整个项目大概有4-5万人受益,受益的不单单是参与旱稻、菌菇种植的农户,还有用菌草加工制成的饲料去喂养牲畜的。

近20年在巴新的持续推广,天天深入到当地的老百姓中间,中国专家们与巴新最底层的农民们打成了一片。林应兴在当地结识了一大批农民朋友。

“我们到哪里都不会饿肚子,当地人都会给你一个木瓜,给你一个香蕉,我们就跟他们融在一起,你可以看出来他们对我们的尊重、欢迎的程度。我们是在实实在在地帮助当地的普通老百姓。这种成就感,这种个人价值的自我实现感,也是支撑着这么多年来从事援外工作的一种信念,一种满足感。”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蓉婷/审核人:熊舒婷